•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-03-26
  • 钢铁业严防新一轮产能扩张 2019-03-24
  • 3.4米剧毒眼镜王蛇闯入农户家中赖着不走 2019-03-21
  • 辽宁省民族宗教工作座谈会在沈阳召开 2019-03-21
  • 东莞:科研人员可带项目离岗创业 2019-03-19
  • 新华社受权播发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》 2019-03-17
  • 长江南源当曲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17
  • 北京迎来候鸟过境高峰:4000多只灰鹤今年当“先锋” 2019-02-15
  • 【巴州天气】最新巴州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巴州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2-02
  • 热搜: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

    登录

    用户名:


    密码:

    记住我

    快速登录

    第六章 玄阴尸妖

    梦见海南4十1彩票 www.hhqr.net 作者:落影无痕发布时间:2018-11-04 18:00 4542字

    狂风卷起落叶倒悬,在这恐怖又压抑的环境里,长天虹最后的一丝防线已然崩溃,今天可以说,是长天虹有生以来,最难忘的一天?人生的起起落落、跌宕起伏,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  原本安宁美满的生活,在这一天完全颠倒,命运的枷锁在这一刻,却牢牢的把他捆绑住,让他无法挣脱,也无法逃脱。

    这个世界上,没有谁能百分之百的牢牢掌握住自己命运,而此时的长天虹,却深刻体会到命运的摆布,此时的他,只能用惊骇、恐惧、无助,来表达内心深深的恐惧与绝望。

    剧情的反转,让他仿佛变成了一个看客,无论哪一方胜出,他都是一个蚂蚱,属于胜利者的附带品,得到的却是同样的一种结果?

    原本井然有序的生活,顷刻间被彻底改变,一切的平静与和谐,与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和美好,在今天被一点点敲碎,今天的所看所闻,让他整个世界都彻底的颠覆过来,他的世界观在这一刻变得天翻地覆,让他一时之间无法适从。

    无助的躺在地上,就连动也不敢动一下,脑里的恐惧,如洪流一般倾泻而过,只留下里一片嗡嗡作响,让他整颗心脏剧烈起伏。

    眼前的一切,让他有一种身在梦幻中的错觉,望着大厅内那一个形似枯槁的怪物,长天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,听到大厅内发出阴森刺耳的咯咯笑声,一切负面情绪,如泉涌般迅速滋生。

    虽然他此时被禁锢住身体无法动弹,可是他思维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束缚,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长天虹百感交集,一颗狂跳的心,此刻即将仿佛就要破碎了一般。

    前辈···吾乃黄泉门下弟子,家师黄泉道人?不知前辈在此清修多有叨扰!还望您海涵,不要与晚辈计较?:黑衣男子朝着厅内身施一礼,并自报家门,和盘托出师从何人,其中的意思很是明显,他想要搬出自家师门,用师门的力量,为自己做挡箭牌!

    厅内的玄阴尸妖,听到黑衣男子自报家门后,依然不为所动,神情之中尽是不屑,似有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架势,它似乎并没有把黑衣男子的话听进耳里,依然坐在首位上,悠然自得的打量着他们。

    嘻嘻嘻·····

    黄泉宗的人好厉害、好威风?小子!你拿想什么狗屁宗门,和你的师傅来压我吗?我就不妨告诉你,今天谁来都没用,你们必须留下!本尊好久没有尝到新鲜的血肉了,而你们就是本尊最好的补品?

    哈哈哈···:很显然,大厅内中的玄阴尸妖,并不吃黑衣男子的那一套,手中的权杖上一颗狰狞的骷髅头,此时正发出极度阴寒的幽光,恍如一只嗜人的恶鬼,散发出贪婪的寒芒。

    就在玄阴尸妖话语刚落之际,黑衣男子毫无预兆的祭出手中黑幡,居然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,黑衣男子想趁着玄阴尸妖不备之时,打它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  而就在这一息之间,紫衣女子也不甘落后,玉手轻轻扬起,连续激射出道道紫芒,朝着玄阴尸妖倾泻而去。

   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大厅内瞬间狂风大作,黑色幡旗迎风暴涨,席卷向玄阴尸妖,面对两人联手攻出一击,大厅内的玄阴尸妖依然闲庭信步,手中权杖轻轻一挥,权杖上方的骷髅头,张开大嘴吐出一道黑气,化为一股磅礴的力量迎击而去。

    一瞬间,黑气如奔流的江河上下翻腾,与紫衣女子激射而来的紫芒碰撞在一起,没有丝毫的声响,没有惊天的轰鸣,紫衣女子激射而出的紫芒,恍如同泥流入海般,被黑气快速包裹吞噬。

    眼看形势不妙,祭出幡旗的黑衣男子,连忙快速掐动法决,空中黑色番旗迎风而立咧咧作响,喷发出股股汹涌的黑气。

    黑气在空中盘旋蠕动,化作十几道鬼影不停嘶吼,黑衣男子大喝一声,空中嘶叫的黑色鬼影,纷纷向着前方的黑雾冲了过去。

    眼见十几道鬼影嘶吼冲来,玄阴尸妖一挥手中骷髅权杖,原本飘散于空中的黑气,猛然一阵收缩,变幻成一头五丈来高的巨大怪物,只见这头巨大怪物朦朦胧胧,身形在空中飘忽不定,一声咆哮如狮虎,愤怒的嘶吼连连,巨大的英波震的向它扑击而来的十几道鬼影,瞬间化为一道道青烟飘散而去。

    轰隆一声巨响,大厅的穹顶在这一刻崩塌,无数碎瓦掉落而下,砸的大厅之内一阵叮咣作响。

    巨大怪物张开阔口猛然一吐,一道黑色飓风,如利剑般激射而出,这道黑色的飓风,恍如秋风扫落叶一般,把原本被它吼散的鬼影,全部席卷一空,纷纷吸入怪物的嘴中。

    看着被轻易化解的攻势,玄阴尸妖站起身来,发出一阵阴森的怪笑,突然之间黑影闪动,化作一道残影冲向黑衣男子,面对如此快捷迅猛的一击,黑衣男子只见眼前一阵黑影晃动,只听一声嘎巴的闷响,自己整个人已然被残影带飞了起来。

    呼呼的风声,还有玄阴尸妖嘿嘿怪笑声,在黑衣男子耳边响起,它挥动如枯槁一般的手,直接狠狠的刺入了黑衣男子的腹中,它用一双阴冷的眸子,死死的盯着黑衣男子的眼睛,看着他痛苦扭曲的脸,神情之中尽是狰狞的狞笑。

    噗呲一声血肉撕开,玄阴尸妖用力一扯,黑衣男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被狠狠的用力甩了出去,重重的砸塌了一面院墙。

    站在院内的空地上,玄阴尸妖手里全身沾满喷溅的鲜血,嘴里不停的发出邪邪的讥笑,一脸满足的享受着鲜血的沐浴。

    而此时,躺在地上的黑衣男子已然是强弩之末,他的激烈颤抖着身子,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,看着躺在地上的黑衣男子,紫衣女子也是吓的脸色煞白,整个身躯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,那一双修长嫩白的玉腿,在这一刻全然失去了往日的风采,只剩下深深的绝望与恐惧。

    看着眼前已然失去控制的局面,紫衣女子万万没有想到,这次跟着师兄出来,居然会捅出一个这么大的篓子?看着一脸狞笑的玄阴尸妖,在如此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,今天势必会折在玄阴尸妖手中,想要逃离已然没有一点希望。

    想到接下来的种种一切,紫衣女子越想,越是无法遏制心中的恐惧,一切恐惧的负面影响,如潮水一般冲击着她的大脑。

    一时间,恐惧、绝望、害怕,各种无法遏制的不利因素,冲击着她的神经,让紫衣女子越想越怕,越想越无法抑制心里的恐惧,直到最后两股战战,一股急流充斥在身体之中,一瞬间整个人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。

    不错!不错!好久没有尝到如此新鲜的血肉了?本尊今天可要好好享用一番?:品尝着手掌滴落的鲜血,玄阴尸妖神情十分陶醉与享受,邪恶的微笑中似有讥笑、似有愚弄的看着两人。

    看着玄阴尸妖舔舐嘴角的血肉,看着它那享受的神情,看在在场的所有人眼里,却显得是那么的狰狞可怖,看着它不停的舔舐鲜血,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,在场的所有人的脊背,瞬间冒出了一股冰寒的畏惧。

    求求你!放过我吧?只要你放了我,我可以抓很多人给您享用?

    前面···就在前面不远处,就有一个小村子!我去把他们全部抓来···全部送给前辈!

    望前辈您高抬贵手放了我?我不会把前辈的事情说出去···我就当今天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?:紫衣女子瘫坐在地上苦苦哀求,此刻她的内心已经彻底崩溃,嘴中不停的哀求与悲切。

    看着眼前血腥恐怖的一幕,任谁都会感到害怕与绝望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无论如何反抗,那都是徒劳的挣扎,她虽然不是一个善类,甚至有些无情与果决,可是面对如此恐怖的玄阴尸妖,面对即将到来的凄惨濒死,她依然表现出常人一样的恐惧心理。

    如今,在直面恐惧与绝望的时候,紫衣女子终于明白原来死亡如此可怕,以往种种历历在目,曾经她也瞧不起,那么跪地她面前求饶毫无斗志的对手,认为他们一个个如同狗一般的卑微,而此时她终于明白,那些曾经自己认为瞧不起的对手,在面对死亡恐惧的威胁下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
    嘿嘿····

    害怕了?恐惧了?你们人类对我们赶尽杀绝的时候,为何不顾及我们的哀求?我吃几个人算什么?你们人类自封万物之灵,把自己看成万物的主宰,千千万万的生灵被屠杀殆尽,你们又何时手软过?:露出一排又尖又细,如尖刀般的牙齿,玄阴尸妖歇斯底里的,怒指着瘫坐在地上哀求不已的紫衣女子,一双通红嗜血的眼眸中,尽是无比的怨恨与厌恶。

    想当年要不是你们这些可恶的刽子手烧杀抢掠,残忍的杀光我所有的族人,如今我岂会变成这副模样!你们才是这个世界最阴毒的恶魔!

    你们口口声声慈悲,却披着一张可悲的皮囊,其实内心最为自私与肮脏,为一己私利,可灭杀千千万万的同族,那我吃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呢?:玄阴尸妖凄厉悲惨的咆哮,悲愤的述说着当年那一段尘封的往事,暴怒的情绪亢奋到至极,疯狂的咆哮如疯魔一般。

    看着陷入疯狂的玄阴尸妖,瘫坐在地上的紫衣女子已是双眼无神,一双空洞洞的眼眸似乎认命一般,呆呆的坐在原地,等待着死亡缓缓降临。

    玄阴尸妖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,枯槁的手用力一甩,把手中的权杖奋力掷出,噗呲一声血水迸溅而出,只见骷髅权杖透体而出,牢牢的把紫衣女子狠狠的钉在了地上,权杖的一端,直接刺穿了她的身体,剧烈的疼痛让她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。

    就在权杖贯穿紫衣女子身体的那一刻,骷髅权杖顿时透发出丝丝黑气,笼罩住紫衣女子的身体,这一刻,骷髅权杖仿如一个孩子般,似有生命一样,发出一阵欢快的凄厉声。

    随着骷髅权杖的黑气股股冒出,躺在地上的紫衣女子,整个身躯都在不停抽搐,伤口内的鲜血股股冒出,顺着权杖逆流而上,如同一条血蛇般钻入了骷髅头的嘴里。

    不再理睬抽搐不停的紫衣女子,玄阴尸妖狞笑的转身,缓缓向着黑衣男子靠近,看着玄阴尸妖步步逼近,黑衣男子原本苍白的脸上,瞬间变得如同白蜡一般。

    他的腹部,虽然被玄阴尸妖扯出一个碗大的伤口,血水如同泉涌般流了一地,可是当他看着狞笑狰狞的玄阴尸妖,一步一步逼近的时候。

    一股强烈的恐惧,让他整个人瞬间仿佛掉入万丈深渊一般,喷溅的血水,由于太过恐惧,体内的血液极具的加速流失,极力的蠕动身子,尽可能的远离逼近的玄阴尸妖,喷涌流淌的血水,在他努力挪动的身躯下,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。

    不要过来···不···不要···我师父会为我报仇···会为我报仇的?:黑衣男子恐惧的悲吼,如同杀猪一般撕心裂肺,他极力的宣泄着心里的恐惧,和那即将到来的悲惨下场。

    玄阴尸妖步步逼近,嘴里的牙齿磨的咯咯作响,它突然抬起一只脚,残忍的奋力踏在黑衣男子腹部上,只听得一阵骨骼咔咔作响,在剧烈的痛苦与恐惧下,黑衣男子的神情顿时扭曲到极点,脸上布满濒死的恐惧。

    伸出一只手,掐住黑衣男子的脖子,原本看不清五官的玄阴尸妖,在这一刻,脸上纵横交错的褶皱中,突然一阵蠕动,分出一条细小的缝隙,显现出一张极为恶心恐怖的嘴巴,看着如同倒钩的细小牙齿,一排排布满整个口腔,伴随着一条腥红发臭的舌头,在布满细齿的嘴里来回卷动,裹带着鲜血与碎肉吞入喉中,这一幅画面,构建出一幅恐怖的场景,在所有人的脑海中,勾勒出一幅一生难忘的梦魇。

    用力掐着黑衣男子的脖子,把舌头慢慢伸进了他的嘴里,任由黑衣男子双手极力的挣扎与扑腾,可是尽管如此,依然无法改变命运的归宿。

   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,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可笑与徒劳,渐渐的,他的眼球被巨大的力量挤出眼眶,喉结里发出呜呜绝望的呜咽,显然此时此刻,他已然是回天乏术再劫难逃?

    看着眼前发生的恐怖又血腥的一幕,长天虹脑海中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,突如其来的一股暖流袭来,他再也承受不住眼前,这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,最终晕眩了过去。

    而此时的黑衣男子,已经是强弩之末,随着时间的推移,双腿一蹬,就此一命呜呼。

    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,紫衣女子显然已经麻木,奔溃的神情里,带着绝望与了然,她现在只求能够快些死去,眼前发生的一切,让她已经没有一丝求生的渴望。

    期盼着时间能快些过去,期待着尽快结束自己的生命,在这充满邪恶与恐怖的环境里,默默的等待死亡的降临,恍如炼狱般的苦痛。

    感觉到生命力在飞速流逝,自己的生命源泉,正在源源不断的被权杖吸取,一股股阴凉的气息席卷了她的身体,紫衣女子感觉此时此刻,如同陷入极具的冰川之中。

  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<

    >
    举报不良信息X
    举报类型:
    色情暴力
    • 色情暴力
    • 广告信息
    • 政治反动
    • 恶意造谣
    • 其他内容
    补充说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