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北京迎来候鸟过境高峰:4000多只灰鹤今年当“先锋” 2019-02-15
  • 【巴州天气】最新巴州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巴州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2-02
  • 热搜: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

    登录

    用户名:


    密码:

    记住我

    快速登录

    第23章替罪羔羊

    梦见海南4十1彩票 www.hhqr.net 作者:夕羽落发布时间:2019-01-07 15:32 2132字

    不久便是每年杜府家宴的时候,杜妙柔正缠着柳月荷置办一套新头面,好在家宴的时候艳压群芳,正商量着要几时去,便见春秋匆忙的进屋,交了一封信给她。

    母女温情的时刻被打断,柳月荷心中登时生出一丝不悦来,最终却还是耐下性子接过了信封,然而当信笺被打开后,不过片刻,柳月荷面色猛然间就沉了下来。

    抬头屏退了屋子里的下人,柳月荷深深的看了一眼杜妙柔,厉声道,“杜云烟那件事情是你做的?”

    闻言,杜妙柔面色一紧,很快却又垂下头,颇为委屈的拉着柳月荷的手臂,晃了晃撒娇道,“杜云烟一次两次的欺人太甚,女儿实在是气不过!”。

    柳月荷微微有些动摇,心知自己这个女儿是自小骄纵到大的,何时受过委屈,想到这里,她眼眸中划过一丝丝的心疼,却又飞快不见,正了正色,厉声喝道,“你给我跪下!”

    “凭什么!难道母亲还要为杜云烟那个小贱人出气不成?”杜妙柔黑白分明的眼睛水莹莹的看着柳月荷,满是不服。

    “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东西!”柳月荷气急,一巴掌扇了过去,转即又把手中的纸条扔到杜妙柔的面前。

    纸条上俨然写着:“玷污珩王妃之事,人证物证已由混混头目笑面虎送至杜陵面前?!?/p>

    “怎么会这样?”杜妙柔捡起那纸条,看清之后,眼中顿时出现了一丝慌乱,说起话来已是有些不稳,“那人说过他已是头目,怎还会有笑面虎这么个人?”

    “先不说这个人证是真是假”柳月荷看着杜妙柔,一脸铁不成钢,愤愤道,“单杜云烟是珩王妃这个身份,她若是想要伪造个人证又岂是个难事?!?/p>

    杜妙柔神色一凝,瞬间会意,想到装着银子的荷包还在那个小丫鬟手里,若是被杜陵找到切实的证据,顺藤摸瓜的查到自己,恐怕……。

    脸上的伤口的疼痛刺激着杜妙柔的神经,她的眼神里划过一丝狠意,道,“人证已经到了父亲手里,动不了手脚,但是还有一个小丫鬟,要不干脆……”

    说着,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    柳月荷自然明白自己女儿的想法,无非是杀人灭口,死无对证,然而细细思考了一瞬,她眉目一转看向杜妙柔,摇了摇头。

    “不可,现在正是多事之秋,你昨日太过心急去找了你父亲,现在如果那小丫鬟出了事,岂不正显得我们心虚?更难保你父亲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?!?/p>

    闻言,杜妙柔站不住脚了,脸上露出急色,已是不耐,“那要如何,等那小丫鬟把女儿供出来吗!”

    “你急什么!”柳月荷起身几步走到床前,从床底的暗格中掏出一个小木匣。

    “这是?”杜妙柔也跟了上去,见她从匣子中拿出一个小瓷瓶,有些疑惑。

    柳月荷眯了眯眸子,玩味的把玩着那个看似朴素,实则精巧的小瓷瓶,嘴角扬起一丝得意,她道,“特殊时期有不能行之事,此时便要另辟蹊径。这药是我从一江湖郎中处所得,能够让人瞬间失去声音,并在一日之内痴呆,最为奇妙的是,任谁检查,结果都只会是受惊过度造成的片刻痴呆?!?/p>

    杜妙柔闻言,顿时冷静下来,她眉眼弯弯,心情逐渐明朗起来,却佯装不悦道,“这等好药母亲不早点拿出来,不然女儿又何至于如此辛苦对付杜云烟?!?/p>

    柳月荷将手中的药递给春秋,小声嘱咐了两句,等春秋离开后才慢慢道,“这药味道大,杜云烟懂医术,对她没用,反而会打草惊蛇,况且就算成事,一日痴呆又能如何?!?/p>

    总归还是杜云烟不好对付。

    杜妙柔的脸瞬间垮了下来,心里的闷气全都表现在面上,她垂着头不说话,连春秋回来禀告说那丫鬟已经处理了都高兴不起来。

    柳月荷看的心疼,却也无可奈何。

    不知不觉便过了半个月,因着杜妙柔和小混混的中间人,也就是那小丫鬟受惊过度,中间断了链子,杜陵怎么都没有查出个前因后果,且又到了每年杜府做家宴的日子,最后也只能作罢。

    杜云烟也不着急,反正这杜妙柔和柳月荷是安分不下来的,日后少不了露出马脚。

    转即便到了家宴,这日杜淑仪特意早早等在宴会厅外,见着杜云烟便上前两步笑道,“今日路上的风景应是不错,姐姐都赏景赏的走不动道了?!?/p>

    也不待杜云烟说话,又装模作样的打了一下嘴巴,自责道,“瞧妹妹这记性,竟是忘了姐姐看不见东西,姐姐不会怪妹妹吧?!?/p>

    杜云烟嘴角带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似笑非笑,“自然是不会的,毕竟猪的脑子自是比不得人的好用的?!?/p>

    闻言,一旁的翠竹登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这言外之意,不就是说杜淑仪是个猪脑子么?

    杜淑仪到也还不算太蠢,只愣了一瞬,便明了了其中的意思,她狠狠的绞了自己手中的帕子,目光带着阴狠,却强颜笑着岔开了话题,装作未曾听出杜云烟的言外之意一般说道,

    “姐姐真是说笑了,说来姐姐多年都在乡下,这是回京之后第一次参加家宴,怕是该有的规矩都忘得差不多了吧?!?/p>

    杜云烟脚步不停,由翠竹搀着慢慢的走着,“这个就不劳妹妹担心了,还有妹妹身上的伤怎么样了,父亲可评价了你抄写的女戒?”

    又是女戒!提起这两个字,杜淑仪的步子一下就顿住,心中自是怨愤不已,手中的指甲也狠狠的掐进肉中,脸上却慢慢扬起一个深讳的笑,“劳烦姐姐挂心了,我们还是早些进去吧?!?/p>

    这宴会名为家宴,却总会请沾亲带故的贵客来参加,若是一不小心坐错了位子,尴尬事小,遇到些小题大做的起了争执,总归会让家主难做,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,这样的宴会,都会有特地引客人入席的丫鬟。

    杜云烟才抬脚进了院子,一位引领丫鬟走上前来,恭敬的行了礼,道,“王妃娘娘,您的位置并不在这里,劳您移步跟奴婢走?!?/p>

    这小丫鬟生的眉清目秀,一眼瞧去便是端庄老实的模样,她眉眼抬了抬,暗中拉了拉似有些急躁的翠竹,而后不动声色的跟在那小丫鬟的身后。

  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<

    >
    举报不良信息X
    举报类型:
    色情暴力
    • 色情暴力
    • 广告信息
    • 政治反动
    • 恶意造谣
    • 其他内容
    补充说明: